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饶氏宗谱附属博客1

原创博客 饶氏宗谱文化 相册中有更精彩内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鉴公谜之一----《忠臣传》  

2015-12-01 18:15:48|  分类: 饶氏宗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鉴公年代之谜

修水饶氏白沙支宗谱中《月湾公墓志》载:“我祖鑑公,字秉明,号月湾,宋嘉定壬午(1222)年二月十八日巳时生”, 这个出生时间对吗?

一、《忠臣传》漏洞百出

1、《忠臣传》

修水饶氏1988年所修谱中载《忠臣传》全文:饶鉴,字秉明,号月湾,乃京公之后嗣,实次守之嫡裔。读书深于易由乡贡进士,授黄州府儒学教谕。一日,闻元逼宋入海,扰乱中华,徙居于宁,扶膺涕泪,七日不食,衣冠座于堂,呼诸子孙曰:宋既授我以官,食我以禄,今被元虏入我宋国,逼我宋君,夺我宋土,我未能尽节以报诚,臣之罪也。言讫扑地而殒。呜呼!古今之为仕者不少,受国厚恩者亦不少,如鉴闻国改祚不食而死者实又少也。予故传之,以俟观风者采焉。元泰定元年甲子(1324年)。

只有撰写时间,无撰写人姓名。
    蒲圻饶氏
1919年谱载《秉明公忠臣传》全文:饶鉴,字秉明,号月湾。乃唐尧之后派,实次守之嫡裔。读书深入易中乡进士,授黄州府教授。见寇扰攘中原,复居于宁。一日闻元逼宋入海,抚膺泣泪,七日不食,衣冠坐于堂,呼诸子孙曰:大宋授我以官,食我以禄,今被胡虏入我大宋国,逼我大宋君,夺我大宋土地,我未尽节命以报诚,臣子之罪也!言讫仆地而殒。呜呼!古今之仕者不少,受国厚恩者亦不少,如鉴之闻国改祚不食而死者,实又少也。余故乐传之,以俟观风者采焉。落款为“进士吴仙祝悠然氏撰”有撰写人,但无撰写时间。
    虽说综合修水谱与蒲圻谱可以得到撰写人与撰写时间,但是为什么有的没有撰写时间,有的没有撰写人呢?

2、吴仙祝其人

    从此文的作者身上和撰写时间上能否找到鉴公出生的一些线索呢?查找吴氏的信息,得知因“祝与余重婚叠好”,所以吴氏为余氏族谱撰写过谱序,落款为:“至顺壬申秋八月望日,吴仙祝彬谨书”(此序载于余氏家谱网)。两个署名不同,我猜想吴仙祝可能字彬,号悠然。综合从饶氏宗谱和余氏族谱中的信息,可以得到:吴氏为元朝进士,元泰定元年甲子(1324年)至元朝至顺壬申(1332年)年间前后的人,因为到处写序写传,在当时应该有较高的威望。

吴在余氏家谱序中说:“修江著姓莫有能出其右者”,现在的江西省修水县有一条名修水的河流,修水县就是以这条河命名的。修水河也称修江,从修水籍当代作家钟奋生诗“悠悠分宁卧龙虎, 遥遥宋朝跃山谷。人杰地灵修江碧,激浪惊涛后生出”中可以得到印证。修江是修水县的母亲河,就如我们蒲圻的陆水河。吴在余氏序中还说“又益以山谷之言、杭山之跋、赵常轩之作余氏之谱乘,炳然矣,予奚赘焉”。山谷道人黄庭坚(1045~1105)、杭山章鉴(1215~1294)是全国知名的鸿儒、高官,黄庭坚是世界级的,他们都是分宁人。赵常轩是修水的地方官员。从这段话中得知,黄庭坚为余氏家谱写过序,章鉴为余氏家谱写过跋。后来的确从余氏家谱中查到了这些文献。请外姓人写序、跋,一般都是请的当地名流。由这些材料可以看出,这本余氏家谱应该是分宁的。三沙不正是在分宁吗,因此吴仙祝也应该是分宁人,吴仙祝这个修水人为修水余氏和修水三沙饶氏写了家谱文献。

再细看两个落款,为余氏家谱写序的时间是元至顺壬申秋(1332年),署名只是“吴仙祝彬谨书”,没说是进士。他这时应该是进士了,但为什么不把进士这顶桂冠戴上呢?进士可是了不得的,多光彩呀!但却什么帽子都没戴,光头一个。而在此8年前的1324年写《秉明公忠臣传》时毫不客气地署上了“进士吴仙祝悠然氏撰”。他到底是不是真进士呢?何时中的进士呢?我查过,没查到,谁有兴趣再查一下看。我想他应该不会假冒的。在修水进士算不了什么,不说多如牛毛,也是大有人在。修水有进士201名,宋朝就出了160名,双井一个村庄就有48个。真可谓进士大县!在写《忠臣传》时不但署上了进士,连“谨”也省掉了,而且还“悠然”着呢!为什么前倨后恭呢?难道是岁月的磨练使他变得谦虚谨慎起来了?但只隔8年啊!吴先生也未免成熟得太快了吧。

当时吴仙祝即使是进士,但在为余氏写过家谱文献的黄庭坚、章鉴这些大人物面前也只是小巫见大巫,比较起来觉得自己级别低,有可能不好意思或不敢在余氏家谱序言后署上小小的进士。但章鉴在他之前47年也为修水饶氏宗谱写了《相国序》,他为什么就好意思了呢?为什么为饶氏写传时腰杆子就硬了呢?按道理,他写《忠臣传》时应该见过章鉴在他之前写的《相国序》。《相国序》是不是写在他之前呢?还是子虚乌有,后人杜撰的呢? 有可能修水余氏中有名噪四方的大人物震慑了吴仙祝。吴仙祝在他为修水写的序中历数了余氏官宦名流,与我饶氏比较起来不相上下,只是余氏进士要多,略胜一筹。修水余氏的确是修水的望族之一,修水饶氏比不了。仅仅因为这点才使他前倨后恭吗? 还是因为他写《忠臣传》时根本就没有《相国序》呢?
    后来在修水谱上查到,吴仙祝为修水谱还写过《饶氏源流旧叙》,落款为“家谱相承至九十一世谨斋曾孙裕斋先生书,元至正六年丙戌秋月日吉旦,年家眷教弟同知制诰、国史编修吴仙祝彬撰”。进一步证实了吴仙祝悠然氏与吴仙祝彬为同一人。知制诰是起草诏令、诰命的官员,同知制诰是知制诰的副职。本想从作者身上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,但没有找到,说了一大篇废话。

2012年6月一位修水网友说,吴仙是地名,不是人名。一查,果然有地名“吴仙里”,在现在的修水县何市镇火石村,晋朝名臣吴猛故里,相传是八仙聚会的地方,有八仙下棋石等景观。则作者的情况是这样的:修水县吴仙里人,姓祝名彬,字悠然,或号悠然。

3、两篇《忠臣传》的异同
    再来看正文。修水谱与蒲圻谱上所载忠臣传大同小异,基本意思相同。可以肯定的是,蒲圻是从江西谱上引入的。江西谱上的这篇小传是不是原作,有没有改动呢?很难说。
江西谱:宋既授我以官,食我以禄,今被元虏入我  宋国,逼我  宋君,夺我  宋土
……
蒲圻谱:大宋授我以官,食我以禄,今被胡虏入我大宋国,逼我大宋君,夺我大宋土地
……
崇阳谱:大宋授我以官,食我以禄,今被  虏入我大宋国,逼我大宋君,夺我大宋土地
……
   江西谱上说的是“宋”,蒲圻谱和崇阳千一公谱上说的都是“大宋”,多了一个大字则不相同了。因为可从“宋”或“大宋”上推测哪一篇是原文。历史上的朝代有大唐、大宋、大元、大明、大清之说。元朝的国号“大元”取自于《易经》“大哉乾元”。所以在朝代前加上“大”字始于元朝,在宋朝时是没有大宋的说法的,大宋是宋朝以后的人的说法,加上大字表示尊称。若是宋,则可能是宋朝人的口吻。当然宋朝以后不一定非要称大宋不可,宋朝以后的人也有可能称宋。若是大宋,则一定是宋以后的人的口吻,不可能是宋朝人的口吻。就是说,若是“入我宋国”,此话可能出自宋朝人之口,鉴公可能是宋朝人;若是“入我大宋国”,此话一定口出宋朝以后的人,则鉴公不是宋朝人,而是宋朝以后的人。元朝统治者们大多是一些马背上的英雄,有的连字都不识,更不懂汉文,你就是写文章骂他的娘他也不知道。所以元朝汉人可以毫无顾忌地用“大宋”、“胡虏”等词语。元朝没有文字狱。是修水谱将大宋改为了宋,还是蒲圻、崇阳谱将宋改为了大宋呢?说是修水改了吧,我想修水当时未必有这样的高人,知道在宋与大宋上做文章,不过也难说没有这样的高人。从分宁不断完善古谱来看,应该是不断有高手涌现,大有人在。是不是崇阳和蒲圻改了呢?为了更加突出鉴公的忠君爱国之情,加强语气而将宋改为大宋。崇阳和蒲圻会同时都改吗?难说,崇阳千一公与蒲圻千二公是亲兄弟,后人同出一祖,修谱时相互参照谱牒,一家跟着另一家一齐改也有可能。单看宋与大宋难以看出哪一篇为原文或更接近原文。这段话出自鉴公
之口,当然不一定是鉴公的原话,作者可以根据“哭君亡”而杜撰,虽说此传写于元朝,但作者是应该不会让鉴公口吐“大宋”的。从这一点来看,修水谱的口吻比蒲圻和崇阳的要合理一些,当然这是在没有修改的前提下来判断的。不知蒲圻谱是不是修改了的,要是将宋改为了大宋,则暴露了修改者的无知。 但修改应是越改越合理。从这点来看,是修水改了的,因为修水谱更合理。

    修水谱:一日闻元逼宋入海,扰乱中华,徙居于宁,    扶膺涕泪……呼诸子孙曰……言讫扑地而殒。(1988版)
    蒲圻谱:见寇扰攘中原,复归于宁。一日闻元逼宋入海,抚膺泣泪
……呼诸子孙曰……言讫扑地而殒。(1919版)
    崇阳谱:见寇扰攘中原,复归于宁。一日闻元逼宋入海,抚膺泣泪
……呼诸子孙曰……言讫扑地而殒。(1993版)
    蒲圻谱中有“见寇扰攘中原,复归于宁”之句。寇的本义是入侵、侵犯,可指入侵者或盗匪。是草寇还是外来侵略者?我想鉴公可能不会被几个小毛贼吓倒,这里说的寇应该是指外来入侵者。中原原指现河南省,后广义指黄河中下游地区。北宋建都于汴梁,即今河南开封,属中原。1125年金兵南下进犯中原,1127年靖康年间,金兵攻陷汴京,北宋亡。金朝在靖康之难中俘获了大量的宋朝宗室,命大的康王赵构幸免。这位漏网之鱼重建宋朝,于1138年定都临安,即现在的淅江杭州,史称南宋。南宋偏安于淮水以南,与金朝东沿淮水(今淮河),西以大散关(陕西宝鸡)为界,直至
1279年元朝灭了南宋。宁为何意呢?是安宁的意思吗?从前后文的意思来看,应该是分宁这个地方。江西分宁(今修水县)属南宋地盘。“见寇扰攘中原”,寇应该是金寇,因为攘的是中原而不是江南。中原有战事,鉴公就回到了或迁到了后方分宁。那么鉴公为北宋末人。若鉴公生于1222年,1125年寇攘中原时他应该还没有出生,何来“复归于宁”呢?“见寇扰乱中原,复归于宁”之句,道出了矛盾。“中华”与“中原”一字之差,却是大不相同的。如果蒲圻谱将中华改为中原,则再一次暴露了修改者的无知。中华比中原合理。

4、“哭君亡”子虚乌有
    两地谱上都记有“闻元逼宋入海”,“扶膺涕泪
……呼诸子孙曰……言讫扑地而殒。”鉴公哭君而亡的原因是“闻元逼宋入海”,这一点在两地谱上是完全一致的,没有任何不同。宋在什么时候被逼入海呢?南宋高宗(1127~1163年在位)在蒙元金兀术挥军南下时逃至杭州,后来又乘船逃到台州至温州的海上避难,这是宋的一次入海。“不向关中兴帝业,却来江上泛鱼舟”说的就是宋高宗这次入海逃难的事。修水谱上说鉴公生于1222年,而高宗入海的具体时间是建炎三年(即1129年)11月,鉴公这时还没有出生,不可能知道宋被逼入海。另外,这一次是金逼宋入海,而不是元逼宋入海。

还有没有逼宋入海的事件呢?还有一次就是在1279年3月19日,崖山海战失败,陆秀夫背负刚满八岁的小皇帝赵昺从战船上跳海而死,南宋至此彻底灭亡。这时鉴公已死3年了,这也是不对的。宋被逼入海的事件只有这两件,哪一件都与鉴公对不上号。

鉴公哭的是哪一个君呢?鉴公墓志上说鉴公哭殁于1276年,这年正好是元军兵临临安,五岁的小皇帝恭帝赵显投降的那一年。原来哭的是恭帝赵显,但赵显投降了。宋恭帝投降以后,被元朝封为瀛国公,仍享有荣华富贵。到了元朝至元二十六年(1289年),元世祖忽必烈突然赏给19岁的赵显许多钱财,叫他去西藏当僧人,后来成为一代高僧。鉴公所哭的赵显并没有入海而是投降了,并且享尽了荣华富贵,比老百姓不知要萧洒多少倍,没什么可以值得哭的。所以哭得也没有道理。 既然鉴公没有经历过宋被逼入海的事件,则哭君而亡属子虚乌有!

5、颠三倒四

身为同知制诰、国史编修的祝彬应该是一个很有文化的人、历史专家,不应该犯史实错误。历史学者对历史事件会认真考证时、地、人、事的,绝不会信口开河。他会犯这样的错误吗?

  修水谱上所载的这段文字除了“入海”说有矛盾,其他是不是就很完美而无懈可击呢?否!听说元逼宋入海,就搬迁到分宁,住下来后才扶膺涕泪,向子孙们表白忠君之情,进而扑地而殒。为什么是在“闻元逼宋入海”,通过长途跋涉“徙居于宁”后想起来才哭君而亡,而不是在“闻元逼宋入海”后就立即哭君而亡呢? “见寇扰攘中原,复归于宁。一日闻元逼宋入海,抚膺泣泪……呼诸子孙曰……言讫扑地而殒”与“一日闻元逼宋入海,扰乱中华,徙居于宁,扶膺涕泪……呼诸子孙曰……言讫扑地而殒”相比较,后者语气没有前者连贯,情节没有前者合理。应该是分宁后来有人修改了。同时将复归于宁改为徙居于宁。为什么要作这样的修改呢?

徙居于宁是新来到分宁,移居分宁,而复归于宁是原来就住在分宁,这次是回到了分宁。这样修改的目的是为了与“兄弟避兵,分居三沙”相吻合。修水谱还将《源流旧序》中的“月湾同归至分宁”改为“月湾同征至分宁”,这里将“复归”改为“徙居”是与之相呼应。
    这篇小传是不是同知制诰、国史编修祝彬所作呢?后人有没有修改呢?我们当然不可能见到此文的手稿,或早期的谱牒,只能从文章的内容来分析推敲。按常理,国史编修不可能写出这样的颠三倒四、错误百出的文章!这篇《忠臣传》是后人杜撰的,后来又有人修改过。因此,用此文来说明鉴公的生活年代,不足为凭。

鉴公谜之一----《忠臣传》 - zgr-1001 - 饶氏宗谱附属博客1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7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