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饶氏宗谱附属博客1

原创博客 饶氏宗谱文化 相册中有更精彩内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介冈饶氏谱序解读之《初修旧序》  

2016-10-23 20:13:26|  分类: 饶氏宗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抽丝剥茧 深度解析

介冈饶氏谱序解读

湖北赤壁饶有武撰

初修旧序

饶姓本姓尧,帝尧之胄也。秦时来居鄱阳。故鄱阳有尧山,寻得食邑之赐,遂加食为饶。自是族益昌大。抚州之饶出自鄱阳,而建昌南城又抚之分派。讳植翁者,以父汉宁仕唐散骑常侍,宦居金陵。安禄山叛,避居抚之仙源乡,因家焉。植子怀英,官至寺丞,因差镇南城,复居南城黄源,植生天宝己丑,寺丞生文宗太和庚戌836年),七十八岁始生光禄大夫信,则梁太祖开平二年908年)也。信以先世在鄱阳白干,改黄源为白干,以示不忘所先。白干,今之余于也。信子四,曰勋、曰烈、曰熊、曰罴,官至浙西提刑,再迁临川招贤乡述陂,卒葬狼立墎。四传至硕,宋景佑元年及第,官至朝议大夫。再三世至竦,宋熙宁中两举进士不第,以诗诋王荆公,遂不仕,隐居介冈。今谱以植翁为初祖,而不及鄱阳之祖者,盖以历更世变,无所稽据。不追补而强合,最为得其实。竦生延海、延清,延清生迪功郎子云,子云生三捷、三复、三德,三捷武陵丞,三复大理评事。自是族甚繁,以科甲登仕版者相踵。资产富,文儒出,噫,盛矣!其履历、生娶卒葬,具录不强。其所不知不记,其所难信,不弃微而失实,不籍显而饰虚,固足以见尊祖敬宗之意,抑亦可为世人之程式也耶。

元咸淳甲戌  黄钟月    旴江程钜夫

■《初修旧序》翻译稿

饶姓原来姓尧,是尧帝的后代。秦朝时迁到鄱阳。从前鄱阳有一座山叫尧山,在这里找到了安居乐业的地方,于是将尧字加上食旁,变成了饶。从此,家族日益发展,越来越壮大。

    抚州饶氏来自鄱阳,而建昌、南城饶氏又是由抚州迁出的。

饶植,生于天宝己丑(749年)。他父亲名叫汉宁,在唐朝当官,是散骑常侍,住在金陵。因安禄山叛乱,为躲避战乱而迁居到抚州的仙源乡,在仙源安家。

植的儿子名叫怀英,生于文宗太和庚戌(836),官为寺丞,因调到南城任职,所以来到南城黄源居住。怀英于梁太祖开平二年(908),78岁时才生光禄大夫信。因为先世在鄱阳白干居住,所以信将黄源改名白干,表示不忘先祖。白干,就是现在的余干。信生了四个儿子,名叫勋、烈、熊、罴,官至浙西提刑,再迁到临川招贤述陂,死后葬在狼立墎。第四代是硕,宋景佑元年在科举中取得功名,官至朝议大夫。再经过三代到竦,宋熙宁两次考进士,都没考中,写诗攻击王安石的新政,对仕途心灰意冷,来到介冈隐居。

现在的谱以植翁为一世祖,而没有记载鄱阳的先祖,是因为年代久远,世事沧桑,没有根据。不胡编乱造,不牵强附会,世系倒见得更真实。

竦生延海、延清,延清生迪功郎子云,子云生三捷、三复、三德,三捷官为武陵丞,三复官为大理评事。从此家族繁荣,以科举考试走上仕途者,代代相继,人才辈出。资产富,文儒出,兴盛啊!其履历、生娶卒葬,不知详细情况。所以不知道的不记载。不放弃低微而使谱牒失去真实,不借助显贵来虚饰家族繁荣。这才是尊祖敬宗,或许能成为大家修谱的模式。

元咸淳甲戌(1274年)  黄钟月    旴江程钜夫书

湖北赤壁饶有武根据饶国平所拍十一修谱照片2014.4.25录入,并断句标点。2016年根据饶承初所拍九修谱校对、加注、翻译并解读。

■解读

1、为何没有元亮?

序云:“抚州之饶出自鄱阳,而建昌南城又抚之分派。讳植翁者,以父汉宁仕唐散骑常侍,宦居金陵,安禄山叛,避居抚之仙源乡,因家焉”。

    这段话的意思是:秦朝时先祖迁到鄱阳,鄱阳又迁到抚州,抚州又迁到建昌、南城。名叫植的先祖,他的父亲汉宁在唐朝当官,是散骑常侍,因当官而住在金陵。因安禄山叛乱,为躲避战乱而迁居到抚川的仙源,因此在仙源安家。

这段话是从植开始说起的,最早的先祖是植的父亲汉宁,并没有说元亮,通篇中找不出“元亮”二字。介冈始迁祖是异林公,植及其父汉宁是远祖。介冈首修只记到竦,二修时在竦前面加上了从植至钦十世。追溯远祖只追溯到汉宁公为止,没再往上追了。按现行元亮谱,植是元亮嫡孙,汉宁是元亮的儿子,往上一代就到了元亮,为什么只到汉宁为止呢?再辛苦也不在这一代啊!看起来不好理解,看了下面的解释就不难理解了。

    《初修旧序》中解释说:“不及鄱阳之祖者,盖以历更世变,无所稽据。不追补而强合,最为得其实”。

意思是说,没有记载鄱阳的先祖,是因为年代久远,世事变化,没有根据。不胡编乱造,不牵强附会,世系倒见得更真实。

就是说,汉宁以上的实在是搞不清楚,只能说到汉宁为止。如果正部级官员元亮公在《初修旧序》成文之时,就已经确立为始祖了,撰序者是绝不会放过的,别说是一代,就是十代、二十代也会追溯上去的。谁会将家族中近在眼前的大官不记载下来,而放弃炫耀家族的机会呢?您会吗?

    有人可能觉得很可惜,只差一步就到元亮公了,为什么不多走一步呢?这是现在人的想法,当年修谱的先贤并不知道元亮,他们没听说过汉宁的父亲是谁啊!

可见,当年元亮并没有确立为始祖,是后来确立的,是后来推广的;元亮公当年并不是什么名人,他的官职也是后人任命的。

还有一种可能,因元亮的官职是后人胡吹的,介冈修谱的先贤觉得不屑一顾而嗤之以鼻,不借助显贵来虚饰家族繁荣。

文中“强合”一词有非常强烈的感情色彩,是由“强合和成”化解而来,这词是什么意思,很不雅,是以暴力求合于女子,说通俗一点,就是强奸。强合,是俗事雅说。

可见介冈修谱的先贤们务实求真的修谱态度。

介冈谱中无元亮,不是“认父不认祖”那么简单,是远祖世系整合过程中,留下的一个历史漩涡,从中折射出求真务实的光芒。

无论如何狡辩,序言中没有元亮,这是无须辩证的客观事实!

2、此序成文于何时?

●⑴何时何人撰写《初修旧序》

《三修旧序》中说,泗公在二修时,“更于异林公前列十代

“更”是何意?①改变、改换之意,如更改、更正、更新;经历,如少不更事;古时夜间计时单位,如三更半夜。难道这句中的“更”取第二或第三种意思?只能取第一种意思----更新。

这句的意思是在异林公之前增加了十代。这十代是从植至钦这十代世系,是再修时添加的。首修时是没有这十代的,首修只从竦开始。

既然没有竦公以前的十代,那么序言中怎么会有汉宁、植、怀英等人的叙述呢?这显然是解释不通的!

《初修旧序》中有汉宁、植、怀信等人的叙述,假设:而世系考中没有这些人,只从竦开始,序中有,考中无,这可能吗?要是首修世系考中已经有了这十代,用得着更新吗?显然,这种两种假设都是不成立的!

由此,我们只能推断,首修时没有序言,《初修旧序》并不是首修时写的,而是二修时写的。二修时引进、增加了前十世,并补增了《初修旧序》。

不然,如何解释“序中有,考中无”的现象?如何解释“更列十代”?狡辩者能作出怎样的狡辩?

《初修旧序》中无修谱过程的叙述,而其他各修中均有较大篇幅来叙述修谱过程。这一点也可佐证上述推断。修谱过程的叙述是各地谱序中的一个传统的、重要的内容,此序没有,是因为后人无法得知当年修谱的过程。

现在的谱看来内容齐全,该有的都有。但创修谱时一般没有这么多内容,往往只有从当地始迁祖开始的世系,多是手写本。经过后世不断的充实完善,才有今天体例完整的家谱。当年养浩公首修时,没写序言不足为怪。

二修于明弘治丙辰(1496年),《初修旧序》也成文于此时,并不是什么“元咸淳甲戌(1274年)”。实际撰写时间与落款时间相差了222年。

《初修旧序》是一篇伪托。伪托代表了当年修谱先贤们的认知,并不是不可取的,也是不能推翻的。要推翻的是撰写时间。要将撰写时间从“元咸淳甲戌(1274年)”推迟到“明弘治丙辰(1496年)”,推迟222年。就是说,《初修旧序》中的认知,是明弘治丙辰(1496年)时的认知。

《初修旧序》的作者是不是泗公,不能下结论,但可以肯定不是程钜夫。

明、清时期创修家谱时,祖源、得姓、始祖等,是无法得知的难题。为了提高编修者虚构的东西具有权威性和可信度,就假借前朝名人之口,道出自己所需,这就是伪托。是一种普遍现象。胆子大的吹大的,胆子小的吹小的,无人不吹。因此,古谱中伪托、伪序成风,遍地皆是,泛滥成灾。介冈谱中有一篇伪托,不足为奇。

介冈谱并不是铁板一块。虽说介冈修谱的先贤们一直坚持务实求真的原则,但毕竟跑不出胡编乱造的大环境,要想做到出淤泥而不染是很难的,多少会带上一些时代的特色。更于异林公前列十代就是一个证明。能坚持到1988年才与元亮整合,已经是很不错了。

●⑵程钜夫其人

程钜夫(12491318年),名文海,字钜夫,号雪楼。元朝文学家。官至肃政廉访使、光禄大夫。祖先是京山人。他的叔父程飞卿在1276年当建昌军通判、安抚使,献城降元,程钜夫作为人质进京,时年27岁。后程被元世祖赏识,担任许多文学官职。

江西南城县,有个道观叫“武当行宫”。按照该道观记载,1269年,他的叔父飞卿任命道士宋养浩当主持,39年后,赋闲的程钜夫又加以修葺整理。由此可见,程钜夫住在南城。

南宋咸淳甲戌为1274年,这年是元至元11年。元1276年灭宋。落款用“宋咸淳甲戌”或“元至元甲戌”都可以,但用“元咸淳甲戌”则不行了。程钜夫为宋末元初人,主要活动在元,所以杜撰此序的人把他作为元朝人了。把年号定在南宋咸淳,而又标注元咸淳,扯混了。或许是故意的。

程钜夫宋咸淳甲戌年25岁。此时应该还未成名。程钜夫是在元朝成的名。没成名是不会有人请他写序的。你会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写序吗?

从程钜夫个人信息来看,他不可能撰写此序。

本人撰写的文章落款会用“撰”,改写他人文章,或假借他人名义写文章,落款会用“书”、“识”、“志”等字眼。这篇序言落款用的是“书”。也可以说明非程钜夫本人所撰。还有,序的口气看不出是外姓人的,没有程钜夫与饶姓某人交往的叙述,也能说明问题。

●⑶养浩其人

谱载:浩,字养浩,号自芸。宋咸熙丁卯四月甲戌生,泰定丁卯(1327年)六月庚辰殁。葬同里青原山。

“咸熙”年号,是三国时期魏国魏元帝曹奂的年号,264—265年。显然不是这个年代。咸熙这个年号中应该有错字。

宋朝年号带咸或熙的有五个,由浩公嫡叔祖居铨生于嘉定辛巳,及他本人卒于泰定丁卯,可将浩公出生的年号限定在嘉熙和咸淳。嘉熙没有丁卯年,咸淳三年是丁卯年,公元1267年。这是浩公出生的时间。

若程钜夫1274年作《初修旧序》为真,这年浩公只有七岁。七岁小孩修谱,且与25岁的程钜夫是朋友,令人难以置信。

有人发现这个问题,这的确是个问题。就考虑将浩公的出生时间提前,使之与程钜夫同龄,使之与写序的时间接近。养浩公的嫡叔祖生于1221年,他的祖父居仁的出生时间可能不相上下。若提前20年,27岁修谱,27岁与程钜夫交友,倒是没问题。但提前后,与其祖每代间隔约13年左右。若改为嘉熙丁酉1237年,则每代间隔只有8年左右,则成了笑话。这还是问题!

要将某一代出生时间提前,则必然要缩短每代之间的间隔。水中按胡芦,顾此失彼,难以两全。养浩公一脉相承的叔祖居铨(12211316)摆在那里,是不可逾越的障碍,总不能比叔祖父先出生吧!还是不改为宜,以错传错,以疑传疑。牵一发而动全身,修改可能会带来更多的 你意想不到的矛盾,更乱。水毕竟是水,点不燃灯。要破解“水点灯”这一难题,有待科学技术的进步。

假设程钜夫在介冈未创谱之前,10年或20年前,就有预见为介冈写下了《初修旧序》,等到养浩公17岁或27岁时修谱时用这序,岂不更是天方夜谭!

由此可见,养浩公于咸淳甲戌修谱是不可能的,因此,程钜夫于咸淳甲戌写序也是假的。

无论如何狡辩,浩公七岁能修谱,你相信,大家可能不会相信。

●⑷题匾之说

谱中有程钜夫为八世祖继成、宏济、以载三人分别题写“宪德”、“宏德”、“厚德”堂匾的记载。

看房头,浩之曾祖寿朋在五房中居三房,三人之曾祖寿玉居五房。按一般规律,继成、宏济、以载三人的出生时间与浩的出生时间应该不相上下。若程钜夫1274年作《初修旧序》,浩公才七岁,这三人不一定全出生了,即使出生了也不过十来岁。

有人说,既能题匾,就不能写序?十岁小儿,何德之有?为小孩题匾只能题“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”之类的。

程钜夫题匾之说,恐怕是与程钜夫写序同步的攀附之辞。

通过以上三个方面的论证,论点自明----《初修旧序》是伪托,介冈谱首修时间应推迟。

■再次重申以下观点:

①介冈不是世外桃园,介冈家谱不是铁板一块。介冈难以跑出胡编乱造的大环境。虽说修谱的先贤们力举求真务实,给大家竖立了榜样,但不可避免带上历史的印记。全真全信的家谱是不存在的。

②伪托、伪序在古谱中普遍存在,反映了当年修谱先贤的认知,不可不信,不可全信。得将落款时间推迟。不同历史时期会有不同文化背景,由此产生不同的认知。无论是真序,还是伪托,都有研究的价值。

③介冈谱中没有元亮,说明了家族整合经历了一个较长的历程,并不是一蹴而成,是求真和务虚两种态度对抗的见证,是远祖世系整合长河中的一个历史漩涡。

个人之见,欢迎批评!    2016-10

请点击以下链接:

《再修旧序》解读

《三修旧序》解读

介冈饶氏谱序解读之《初修旧序》 - zgr-1001 - 饶氏宗谱附属博客1

介冈饶氏谱序解读之《初修旧序》 - zgr-1001 - 饶氏宗谱附属博客1介冈饶氏谱序解读之《初修旧序》 - zgr-1001 - 饶氏宗谱附属博客1

介冈饶氏谱序解读之《初修旧序》 - zgr-1001 - 饶氏宗谱附属博客1
介冈饶氏谱序解读之《初修旧序》 - zgr-1001 - 饶氏宗谱附属博客1
介冈饶氏谱序解读之《初修旧序》 - zgr-1001 - 饶氏宗谱附属博客1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